华奥星空 主办单位:北京产权交易所  北京华奥星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正文

三大球运动齐发 大联赛如何造就大市场?

2015-11-04 08:47 人民日报海外版
0


图为在北京国安队和广州恒大队的比赛中,现场观众达5万余人。

  上周末无疑是今年中国体育三大球职业联赛的一个大日子。10月31日,在北京工人体育场,本报记者和现场5万多名球迷一道,见证广州恒大淘宝队成就中国足球超级联赛首个5连冠霸业。这与刚刚确定的5年80亿元的联赛版权费一道,宣告了中超黄金时代的来临。

  当天晚上,2015—2016赛季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CBA)正式打响,“不差钱”的新疆队和北京男篮在揭幕战中的激烈争夺,也预示着资本角力将使本赛季的CBA总冠军竞争空前激烈。而同日开赛的中国排球联赛则因为没有冠名赞助商而“裸奔”。

  同样是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运营的联赛,如今已成中国体育三大职业联赛的足球、篮球、排球,处境却显得迥异。

  欣喜:资本认可,改革破冰

  在工人体育场进行的北京国安队和广州恒大队比赛中,散票区看台不仅有喜欢足球的青年人、中年人,也出现了老人和孩子的身影,大多数球迷身着国安球衣、围巾,神情专注。球场外,贩卖球衣、围巾的小贩,不时出没的“黄牛”,熙熙攘攘。这一切不由让人感慨:随着资本不断进入和自身改革深入,联赛人气确实在提升。

  这方面,数据最能说明问题。在全球2015年冬季转会支出榜上,中超联赛以1.0882亿欧元排名第2位。在高拉特等外援和斯科拉里、埃里克森等外籍教练的带动下,联赛的观赏性也得以提升。据统计,本赛季中超场均观众人数22580人,排名世界第六、亚洲第一。而体奥动力以80亿元买断中超联赛未来5年的电视公共信号制作及全媒体版权,更彰显了中超商业价值正受到资本市场的吹捧。

  同样的情况也在新开打的CBA联赛中出现。广东、辽宁、新疆等队的强力引援,让很多球迷在首轮比赛选择到现场观战。而数量多达23家的联赛赞助商,也显示了CBA不断提升的号召力。中国排球联赛新赛季虽然没有冠名,但知名企业的介入和支持让部分俱乐部的境况明显好转。如世界名帅、泰国女排主教练加提蓬加盟北京汽车女排,房地产商“阳光城”1.2亿元入主福建女排,权健集团赞助天津女排……这似乎给中国排协上了一课:中国排球联赛并非“鸡肋”。

  另一方面,联赛改革正进入正轨。从制止重庆力帆的“转让风波”到公示各俱乐部球员教练工资表,严防以往先签字、后发钱等损害球员利益的“潜规则”,中国足协正逐步规范联赛管理。从下赛季起,中超联赛、中超预备队联赛和中超精英梯队联赛将由中超公司接管,全权负责竞赛组织、场地安排、赛程编排、俱乐部管理等事项,中国足协职能则转变为主要负责基本制度建设、行业准入、纪律处罚、权利救济等方面的宏观指导。可以发现,随着《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逐步实施,让市场办联赛正成为现实。

  中国篮协新赛季新政则强调“反腐”,遏制裁判贪腐和推进职业化建设;同时从工资限制、职业裁判发展、劳动争议解决等入手推进管办分离。排球联赛的职业化改革早在几年前就已开始,中国排协对联赛实现真正职业化运营设置的时间表为2020年。

  关键:去“伪职业”,尊重规律

  进步虽然可喜,但三大联赛的“伪职业”问题仍然丛生。

  以中超为例,技战术含量不足,大部分比赛难以“提速”,外援在关键位置仍起压倒性作用,尾声出现的职业态度和“默契球”的质疑,以及裁判在关键场次的争议性判罚,都极大限制了中超在亚洲的竞争力。亚冠赛场,中超球队依然只有广州恒大撑门面;国足世预赛兵败多哈,更显示出各俱乐部对外援的过度追捧,本土球员的成长受限,联赛为国家队培养人才功能受到抑制。

  俱乐部靠外援打天下,这种“虚火”在CBA同样存在。马布里、古德洛克、奥登等强力外援依然是各球队摧城拔寨的首选,多数年轻队员沦为替补。

  另一个问题则是球员转会依然多“闹剧”。中超方面,权健集团天价将孙可从舜天转会至天津泰达最终沦为“烂尾工程”;CBA围绕球员李根姓“京”还是姓“疆”、同为“体制内球员”的郭艾伦和衡艺丰的续约依然困局不断;排协出台了转会新规,新赛季真正转会成功的却寥寥无几,像朱婷、惠若琪、王一梅等名将的转会最终也不了了之。

  而涉及到联赛长远发展的自身改革、市场开发、梯队建设等方面的问题尤甚。

  中国排球联赛“裸奔”的尴尬,突出反映了中国排球职业联赛依附于全运会及以全运会为核心的金牌与成绩评价体系的状况仍然存在。球员转会、联赛市场开发,在各俱乐部尚未脱离省市运动队的现实面前显得奢侈。CBA联赛在这方面虽然有些进步,但在球员青训培养方面仍然依赖体工队、体育局机制,而一旦球员打出身价后争相争取自由身时,CBA只能依靠篮协出面。这同样显示CBA的改革并未触及核心问题。

  中超“让市场办联赛”的改革走得最快,但同样存在大多数俱乐部亏损,资本大量流向外援和主力的腰包,俱乐部梯队、青训、场地基础设施建设、球队周边产品开发严重不足等问题。那么,这些问题是一个足够独立、足够市场化和商业化的中超联赛能够解决的吗?在将市场的交给市场后,政府又该做些什么?……这些问题都到了该认真研究的时候了。

责任编辑: 陈倩云